期望二○一六能打一场正直光明选战

作者: 时间:2020-01-12热点精选668人已围观

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,在一开始众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,原来也只是看不惯国民党内A咖瞻前顾后,迟迟不愿意表态,所以自己抛砖引玉,没想到天时地利人和,蓝军支持者被感动凝聚,绿军支持者乐观其成,虽然中间有许多来自各方的人为障碍,还是一举冲破民调的防砖门槛。

今年的六月大惊奇,能不能变成明年的一月大逆转,是一件极不容易,但并非不可能的事;洪秀柱副院长从政久矣,必然带有过去的包袱,但她政治受难者家属身份,以及清寒出身的背景,加上直言不讳的长期风格,正是当前暮气沉沉的国民党,所需要的代表性人物。

任何选举观察家应该都可以看出,这一次的总统大选,即使国民党全力团结,要逆转胜还是很难,因长期累积的劣势和困局,不是一瞬间就可以翻转的,百年老党的结构问题以及思维,也不容易改变。

不过,输赢是一回事,如果国民党和洪秀柱对于这次总统大选,不要把输赢当成唯一的目标,而是能够正直地、诚实地、光明地打一场选战,把自己的中心价值和治国理念,老老实实地藉每一次机会向人民报告,来说服选民自己已经想过了所有的情况,并且在各种限制之下,找到了对台湾最有利的做法。

不管是两岸互动的目标和执行、经济发展的策略、教育改革的方向、能源核电政策的规画、乃至于死刑的存废等,每一项政策,都一定会有正反两极的意见,而传统选战的打法,就是在战略上保持模糊,不得罪任何一方,让两边都有期待的安全牌。

只是经过了多次的选战洗礼,这种安全牌是不是真的安全,还是已经变成令选民厌恶的不负责任,就要看这次的选举过程和结果,来评断了。一个有理想的人,为了从事公共事务参与选举,是基于热情和理想,来争取为社会服务的机会,不应该把目标只是放在求胜。

诚然,做任何事情都想赢,是人的天性,但是如果为了赢而不择手段,在运动场上就是打髒球,在政治场域则是说谎、抹黑、斗争等行为样样都来,大家很讨厌运动员打髒球的小手段,但是却长期纵容政治人物,为了获得或保持权力的种种失德作为。

台湾部分民众对政治之所以厌恶,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自从民主化选举之后,一次次从竞选到执政的过程中,自充满希望到失望,也看尽了政治人物彼此攻讦的手段,搞得最后民主只剩下选举,而自由则导致失序。

这样的大环境,造就了台北市柯文哲市长的素人崛起契机,以柯文哲上任后的表现,并不这幺样,但迄今还能享受相当高的支持度,原因无他,就是民众还是认为柯和我是同一边的,跟其他政治人物是不同边的,所以愿意给予较多的时间和较高的容忍度。

这个现象,也点出了在下一个阶段,引领风骚政治人物的必要条件,就是要走出传统政治的框架,让民众真心为跟自己是同一边的,只要这个出发点能够被认同,就算选民有部分政策不认同自己的看法,还是有机会来支持的。退一步说,一个人,或是一个团体,一个政党,一时的输赢不算什幺,正直,有中心思想,有热情,就一定有未来。

世事的发展很难说的,再複杂的算计,都比不上单纯地回归初衷,作自己真心认为是对的事,就算最后输了,输得正直,输得尽心尽力,也就没有什幺好悔恨的了,又何况,从台湾的选举历史来看,大选的赢家,往往是后来的输家,因而做事尽其在我,成败就交给民意和历史来评断了。

期望二○一六能打一场正直光明选战

▲期望二○一六能打一场正直光明选战

期望二○一六能打一场正直光明选战

▲期望二○一六能打一场正直光明选战